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出国展览

美国服装市场解析
责任编辑:展览部  发布时间:2018-03-05 09:03  阅读次数:   来源:中国贸促会纺织分会

  这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共存的时代。美国时装工业协会和德拉威尔大学时尚与成衣研究中心共同完成的时装工业基准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美国时尚产业从市场和采购层面呈现出很多耐人寻味的变化。从报告所反映的数据可见大多数受访者对于美国时装产业的五年前景仍然充满信,但 “乐观” 和 “些许乐观” 的受访者比例却跌落到了2014开始调研以来的新低。这一变化可能是出于对“美国贸易保护政策议程”和“美国电子商务市场竞争”的担忧,同时这也是近年来最令人担忧的两大问题。“乐观”和“些许乐观”的受访者比例从2016年的92.3%跌落到了2017年的71.0%,自2014年开始调研来这一数字创下新低。多达12.9%的受访者表示对未来5年“有些悲观”,这些受访者大多来自于拥有3000名以上员工的大型零售商。

  尽管存在种种挑战,整个行业对于人才的需求依旧强劲。今年,大约有80%的受访者计划在未来5年内雇佣更多员工。尤其是供应链专员,数据专家,采购专员及市场分析人员。成本不再是最令人关注的问题之一;受访者对于“生产或采购成本的增加”这项的压力降低,这也使其从2016年的第二大挑战跌落至2017年的第七大挑战。在今年的五大挑战中,仅有34%的人认为这一问题是最严重的。这一数字相比于2016年和2015年分别显著降低了50%和76%。在2017年,人力成本仍是推动采购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   

2018年1月中国纺织品服装贸易展览会(纽约)

 

  尽管美国时装公司仍在继续寻找“中国制造”的替代方案,但中国作为首选采购地的地位仍旧不可动摇。与此同时,从越南和孟加拉国两国的采购量可能会在未来两年持续增长,但只会处于一个相对缓慢的位置。91%的受访者表示将会从中国进行采购;尽管这一数字相比于过去三年调研中的100%有所下降,但中国今年仍旧是排行第一的采购地。而那些希望从中国减少采购的受访者比例从2016年的60%下降到了今年的46%——这表明有许多受访者愿意在未来两年中保持目前的采购价值或采购量。因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劳动力成本的预期上升。只有36%的受访者预计在未来两年从越南增加采购,这一数字远低于2016年的53%。受访者对于在未来两年加大从孟加拉国采购的力度这一计划持谨慎态度,只有32%的受访者表示或许会增加采购。虽然与其他亚洲供应商相比,“孟加拉国制造”的价格优势明显,但受访者认为其拥有极高的合规风险。

  美国时装公司将继续保持全球供应链。2017年受访者从全球51个国家或地区进行采购,与去年调研中的56个国家或地区相近。有57.6%的受访者从10个以上的国家或地区进行采购,高于去年的51.8%。一般来说,大公司比小公司拥有更多样化的采购基础。此外,零售商也拥有比品牌、进口商/批发商和制造商更多元化的采购基础。约有54%的受访者预计在未来两年他们的采购基础将会更多元化,这一数字高于2016年的44%。在这些受访者中,超过60%的人从10个以上的国家或地区进行采购。最常见的采购模式正在从“中国承担大部分”转变为“中国和越南共同承担大部分”。现在典型的采购组合是30%-50%来自中国,11%-30%来自越南,其余来自其他国家。尽管亚洲整体仍然是美国时装公司的主要采购区域,但西半球的受欢迎程度也在悄然上升。今年,我们看到来自美国、北美、南美和美洲中部地区的采购数量显著增加(70%,高于2016年的52%),原因是他们拥有较短的交货时间和相对较低的合规风险。

  在美国时装公司的采购决策中,道德采购和可持续性的权重增加了。受访者还认为最大的供应链风险是合规标准(工厂、社会或是环境)的不达标。87.5%的受访者表示,与5年前相比,2017年公司的采购决策中,道德采购和可持续性两点变得更为重要。所有受访者现在都会审查他们的供应商,这包含供应商如何对待工人、消防安全以及建筑安全。绝大多数(93%)的受访者会运用第三方认证程序去审查,其中混合了既定和突击的审查。多达90%的受访者表示会规划自己的供应链,也就是记下供应商的名称、定位及作用。超过半数的公司不仅与一级供应商,同时也会与二级供应商(也就是供应商的供应商)签订合同。不过,美国时装公司对于三级和四级供应商的规划并不常见,这可能是因为在全球化和高度分散的背景下难以获得相关供应链信息。

    自由贸易协定和贸易优惠计划并未获得充分利用,包含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以内的几项自由贸易协定比往年应用的更少。在调查的19项自由贸易协定和贸易优惠计划中,只有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被超过50%的受访者用于进口目的。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美国时装公司通过自由贸易协议和贸易优惠计划的采购中,出于一些原因并没有从中获益。例如,多达38%和6%的受访者并没有分别采用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来从以上两个地区进行采购。受访者对于美国边境调节税的提议一致反对,并呼吁进一步消除贸易壁垒,包括原产地限制规则和高关税。所有受访者都反对边境调节税;其中更有84%持强烈反对态度。受访者支持各类对于消除贸易壁垒的提议。从高关税,过于复杂的文件要求,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的纺品纱线原产地规则和未来自由贸易协定的限制性条款。受访者表示“标记和测试的复杂标准”,“海关货物估值的复杂规则”以及“边境管理和官僚程序的拖延”是如今在采购时所主要面对的非关税壁垒。

0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2018美国纽约服装面料及家纺展
下一篇:2018最重要国际工程机械展 法国INTERMAT迎30周年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南京市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