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经贸资讯

2018年的全球资本流动趋势
责任编辑:信息部  发布时间:2018-03-12 10:46  阅读次数:   来源:世界知识期刊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资本流动进入低谷期。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20178月的报告,全球跨境资本流动(包括外国直接投资、债券和股票投资、银行借贷和其他投资)相比2007年缩水65%,资本流动规模占世界GDP之比全球金融危机后也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全球资本流动形势也不乐观。例如,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20181月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下降16%,从2016年的1.81万亿美元降至1.52万亿美元。

  2018年全球资本流动依然面临不确定性因素。部分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收紧将对全球资本流动形成抑制。2018年,美联储货币政策将会进一步收紧,如果美国经济保持强劲,预计美联储将会加息34次。与此同时,英国和加拿大也开始加息收紧货币政策。欧洲央行尽管仍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但每月资产购买规模从2018年开始进一步降低,货币政策政策化不断推进。日本则继续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20181月,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决定继续维持政策利率在-0.1%不变,维持十年期国债收益率0%的目标,维持以每年80万亿日元左右的速度购债不变。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为全球资本流动带来不确定性,但由于美国货币政策仍是影响全球资本流动的主要因素,因此,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总体上将为全球资本流动特别是流入新兴经济体的资本流入带来紧缩效应。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10月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指出,未来两年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将使投资组合流量每年减少350亿美元。 

  特朗普的税制改革也可能对国际资本流动特别是外国直接投资产生负面影响。2017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减税与就业法案》。该法案通过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鼓励美国企业将海外利润汇回国内,减免个人税负等,将对国际直接投资产生重大影响。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测算指出,近一半的全球直接投资存量将受到美国税制改革的影响,《减税与就业法案》的实施将导致美国跨国公司近2万亿美元的海外资本回流美国,直接导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存量的大幅减少。 

  不过,2018年也有推动全球资本流动上升的积极因素,那就是全球经济增速加快为全球资本流动提供了良好基本面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81月的预计,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将达到3.9%,高于此前预计,也要高于2017年的经济增速。这对于外国直接投资的影响将尤为显著。 

  尽管2018年全球资本流动面临不确定性,但预计新兴经济体的资本流入仍有增长2017年流入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资本创下新高。据国际金融协会201710月的预计,虽然美联储不断收紧货币政策,但是受益于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加快、全球风险偏好升高等因素影响,2017年流入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资本将增加至1.1万亿美元。这是自2014年以来流入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资本首次突破1万亿美元。受此影响,新兴经济体货币对美元出现升值或贬值压力降低,资产价格也出现大幅上涨。其中,新兴经济体股票市场表现尤为亮眼,多个国家股指领跑全球涨幅。例如,201712月,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证券交易所指数相比201612月同比上涨77.7%,连续两年出现大幅上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证券交易所国家100指数同期也大幅上涨47.6%。印度、巴西、中国、韩国、印度尼西亚、南非等国股票市场也都出现明显上涨。

  2018年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进一步加快,将继续为这一态势提供支撑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18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速将进一步加快至4.9%,仍要远高于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且差距进一步扩大。强劲的经济增长将成为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的重要因素,特别是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影响更大。2017年,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的情况下,发展中经济体仍保持了正增长就是很好的说明。 

  不过,随着大量国际资本流入新兴经济体,其中蕴含的风险也有所上升。从股票市场来看,伴随着近年来的不断高涨,新兴经济体的股市泡沫也在累积。20182月,美股大跌并带动全球股市下挫,新兴经济体股市也未能幸免,说明当前新兴经济体股票市场依然很脆弱。从债券市场来看,虽然新兴经济体的债券收益率相对发达经济体较高,但部分国家债券收益率上升过快也预示其风险加大。2018年,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美元指数或将反弹,同时受国内政治局势、全球地缘政治冲突加剧等因素影响,新兴经济体资本流入仍面临不确定性。

0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9家中企去年在美上市 为非本土国家和地区中最多
下一篇:数字化工厂2020:塑造制造业的未来,91%的工业企业正投资数字化工厂(四)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南京市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