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南京市分会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经贸资讯

去中国淘金:外资入华四十年(下)
责任编辑:信息部   文章来源:苏宁财富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10:54  阅读次数: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四、衣:中国人的时尚启蒙

如果有机会,英格瓦和皮尔·卡丹也许能成为朋友。英格瓦说“宜家是为了服务人民大众而存在的”,皮尔·卡丹的座右铭则是“时装应该是大众的”。

1979年冬天,已经成为欧洲名人的皮尔·卡丹来到中国,他梳着大背头,穿着成套的西装,外面套了件羊毛大衣和领带。走在北京街头,一身正宗的“资产阶级奇装异服”在一片蓝白灰中间格外显眼。这个远道而来的意大利人,打算在北京搞一场时装秀。

作为礼仪之邦,中国方面邀请皮尔·卡丹登上长城,但时装展这事,在那个年代还属于禁忌。一年后,不甘心的皮尔·卡丹再度来到中国,为了表达诚意,他还专门设计了几件中国古建筑风格的“飞檐式”服装。

这一次,皮尔·卡丹获准在民族文化宫办一场时装秀,但不能对外开放,只能邀请“领导干部和服装行业从业者”。那年4月,在一个临时搭起的T型台上,8个法国模特和4个日本模特,在流行音乐的伴奏下走起了猫步。

据说当时一位金发模特即兴撩起长裙,露出了内裤,台下穿着灰蓝制服的观众不约而同地向后仰身,像是躲避某种冲击波。

在当时,这种时装表演主要的作用还是接待外宾、促进中外交流,指望来中国赚钱的皮尔·卡丹肯定不满足于此。1981年,又是一番斡旋之下,北京饭店举办了首次面对普通观众的服装展示,主办方担心观众接受不了,还专门安排了京剧和猴戏表演,“暴露”的衣服也统统不能展示。

服装解决了,皮尔·卡丹发现中国根本没有“模特”这个概念,只好去街上拉来几个长得好看的姑娘小伙。没想到其中一个模特被父母威胁“敢上台表演就打断你的腿”,另一个模特则在表演结束后,被工作单位发配去了郊区。磕磕绊绊之下,时装秀顺利开幕,顿时在北京引起轰动。

两年后,《中国青年报》刊登了一篇名为《污染必须清除,生活要美化》的文章,号召大家应当解放思想,首先从穿着开始。中央领导则带头穿起了西装,并鼓励“女同志穿太空褛,发型也可以改变”。皮尔·卡丹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了。

1985年,皮尔·卡丹把时装秀搬到了首都体育馆,上万名对时装知之甚少的中国人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场演出。同一年,皮尔·卡丹又资助了12名中国模特前往巴黎表演,那张中国模特手持五星红旗穿过凯旋门的照片,经媒体报道后传遍整个欧洲。

紧接着,他同意大利服装生产商GFT集团在天津合开了服装厂,皮尔·卡丹的品牌开始正式出现在中国各大商场里,他本人也一直践行着“时装应该是大众的”的理念,并没有把皮尔·卡丹搞成奢侈品。

80年代,中国人的穿着打扮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美国电视剧《大西洋底来的人》和香港的《霍元甲》、《射雕英雄传》一起引进至大陆,贴着商标的蛤蟆镜和裤管大得出奇的喇叭裤一时间风头无两,成了“二流子”的标准配置。

后来,山口百惠主演的电视连续剧《血疑》在中国热播,女主角大岛幸子身上风情万种的学生装,又成为了最时髦的服装款式,还带动了《幸子衫裁减法》、《幸子衫编织法》等书籍热销一时。另一边,李宁、劲霸等国产品牌和真维斯、绫致这些洋货,在百货商场捉对厮杀,变化如潮水般涌来。

1990年,在西方世界的制裁接踵而至时,皮尔·卡丹再次来到中国,在故宫太庙举行了一场大型服装表演。表演结束后,皮尔·卡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不能认为我比中国人更了解中国,但我相信中国人的智慧,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

90年代,皮尔·卡丹在中国迎来鼎盛时期,但他“卖授权“的经营理念却让他在时尚界颇受争议,高峰时期,其商标被售至140个国家的900多个特许经营商。到后来,不仅仅是服装、皮鞋、领带,连食品罐头、打火机和工业机器都开始贴上皮尔·卡丹的名字。

如今在中国,讲起皮尔·卡丹的名字,和90年代那个如雷贯耳的服装品牌相比似乎来自两个世界,但他对中国人的时尚启蒙,却成为了那段历史留给那一代人的永恒记忆。

五、尾声

时过境迁,“国民神车”桑塔纳已经成了遥远的回忆,排队购买的可口可乐已变得随处可得,中国的服装品牌早就代替了皮尔·卡丹的位置,货架被搬空的宜家也早就成为普通中国人喜爱的大众消费品。

过去四十年,是国内企业崛起逆袭的四十年,也是外资企业光环褪去的四十年,人们已经学会用平常心来看待这些昔日高高在上的跨国公司。但尽管中国企业在很多领域赶上甚至超越了它们的外国对手,外资企业在管理、品牌、创新等很多方面,仍然值得民族企业们学习。

以宜家为例,那些当年令老百姓惊叹赞美的家居用品,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变成了平价实用的大众消费,为无数中国家庭的美好生活增光添彩。而伴随着中国史无前例的城镇化,宜家的生产经营也跟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共同成长,研发、采购与生产全方位扎根中国。

在之前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上,宜家宣布将在包括上海在内的五个城市向电动汽车送货服务过渡,送货到家的同时,实现零排放。另外,宜家在智能家居产品上的探索也在稳步推进,并打算进一步拓展电商销售渠道,可以想见,购买家居也许会变得和订外卖一样方便。

我们很难想象哪怕十年之后,宜家带给人们的想象会是什么,但瑞典肉丸、一元甜筒和第一次“逛宜家”时的难以自拔一定会成为一大批中国人难忘的回忆。

外资不断进入中国的同时,中国也在努力创造和优化完善的外资营商环境,从第一辆桑塔纳驶出安亭工厂,到今年8月29日郑州的宜家商场开业,已是数十年的风云际会、沧海桑田。正如基辛格所说,“这不仅仅是变革,更是一场革命,一个新的经济体制正在中国形成”。

在经济全球化遭遇挫折的今天,中国仍然在坚持开放的广度、力度和深度。从历史上来看,“改革”和“开放”一定是相辅相成的,前者能够保证后者,后者可以倒逼前者,前者解放了中国的生产力,后者为中国人民的勤奋和智慧,在全球贸易体系里赢得了一个合理的定价。

对中国来说,“开放,就是最大的改革”,过去没有变,将来也不会变。